您的位置:首页  »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57-58)【作者:abc1234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七章千夏的奴隶生活(一)

  空旷的操场一片寂静,柔和的阳光播洒在两位眼神对视着的少女脸上,一片金辉璀璨,周围的仿生草地也因此变得熠熠生辉,仿若获得了生机一般。

  【必须得找个办法将我的想法传达给千夏……】

  【但是,在此之前,……】

  突然,静止的画面开始流转起来,春香收回了伸出的右手,面对千夏说出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语气严肃而认真。

  「接到举报,千夏同学上课期间自慰,严重影响了学生的正常学习,经查证后属实。根据学校校规第十三条规定,从今天起一个月内,你被剥夺学生身份,只能以奴隶的身份生活,以上。」

  「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份就是夏奴了。」春香说完,伸手就要将手上的项圈戴在千夏脖子上。

  「诶?什……不要……」千夏脑海里还在消化着春香口中的话,直到项圈逼迫而来,她的身体才本能地后退几步,呆滞地望着春香。

  春香逼近,眼神有些闪烁,动作却毫不停顿,千夏心颤,只得继续后退。
  「咿呀——!」步伐絮乱的后撤让千夏吃到了苦果,一不小心便朝后方摔倒了。

  春香望着慌乱中跌倒的千夏,强迫着自己收回了微微抬起的手,靠近,蹲下,眼神流转,轻柔地说道:「千夏同学,你要遵守学校的规定,否则,你是无法离开的。」

  股间的微痛总算让千夏摆脱了稍显混乱的思绪,双手后撑,仰头望着眼前熟悉的脸庞,内心剧烈的波动着。

  【离开……】

  【春香现在…大概也是迫不得已吧……我到底该怎么办?】

  春香望着眼前陷入迷茫中的少女,少女那双原本黑亮的眼眸也变得缥缈而晦涩,这让春香有些心疼。但春香却只能再次伸手,微微抬起少女的下巴,将手中的项圈一点点的环在少女颈间那白皙柔嫩的肌肤上。

  千夏这一次没有反抗,只是扭过头去望着远处的高楼,脸色微红,十指紧紧拽住地上的绿草,沉默地等待着春香将项圈上的金属扣一个个扣好。

  【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你,千夏酱……】

  『咔哒!』

  「喔,锁上了!」

  「接下来是什么呢?百合?还是……」

  扣好项圈后,春香起身,递给千夏一只手,神色自然地说道:「那么,现在跟我去更换服装吧,夏奴。」

  千夏伸到一半的手顿了几秒,脸色神色变幻,之后才抓住了春香那只阳光下如黑曜石般闪亮的手掌,即便是黑暗的冷色调,但千夏的手心却无比温暖。
  阳光下,两位少女相对而立,四周再次陷入了寂静。

  但春香率先打破了沉寂的气氛,俏皮一笑,这个笑容,千夏首先想到的便是天使,但之后回忆起来,那大概是恶魔的微笑吧。

  春香靠近千夏,接着抓住千夏的衣领就开始解校服的纽扣。

  「诶,干…干什么啊。」千夏拿手挡住春香的魔爪,护住胸口,脸色惊慌道。
  春香戏谑地回道:「学校规定,奴隶是不允许穿校服的,所以,夏奴你就乖乖将校服脱下来吧。」

  「什么鬼规定啊,我不承认啊!」千夏依旧捂胸,脑袋飞速地摇动,有些欲哭无泪。

  「要听我的话哦,夏奴。」春香抓住千夏挡在胸前的双手,坚决而缓慢的将之移至身体两侧,以命令的语气说道:「现在不许动!」

  于是千夏发觉自己的双手仿若被禁锢在了两侧一般,动弹不得。

  【又来了,这种感觉,到底怎么回事啊?】

  千夏看着那双越来越近的双手,身体有些羞怯地颤抖着,紧张地看着那双手缓缓解开了校服领口的第一颗纽扣,接下来是第二颗、第三颗……

  「不要……」千夏低头,轻声乞求道。

  春香的双手轻微抖动了一下,从千夏的胸口拿开,顺着少女那纤细的腰肢绕到背后,然后紧紧拥住在好友面前露出柔弱一面的少女,轻声安慰道:「乖~ 」
  【千夏酱现在一定很害怕吧,虽然之前一直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我却还要这样欺负她。是我变了么?】

  【是呢…我其实…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抱歉千夏酱,之前我骗了你呢】
  【我忘记了很多东西,也接受了很多新的东西,但是,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千夏酱,希望你不要变成我现在这个样子】

  好温暖,某种情绪在千夏的胸口淤积着,越来越多、越来越热,她想要倾诉自己的苦恼,想要抱怨自己的遭遇,想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想要……但这一切的一切最终却只能压抑在心间,等待着它们慢慢冷却,如同等待火山喷发的熔岩慢慢冷却一般。

  两位少女之间的拥抱持续了许久、许久,久到了千夏都快沉迷在那温暖的怀抱中了。

  感受着怀中渐渐柔软的身躯,春香慢慢松开双手,后退几步,柔声道:「那你自己脱吧。」

  千夏本来放松的神情一僵,颤声道:「还…还要脱啊。」

  「必须遵守学校规定呢,夏奴,或者我继续帮你?」春香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暂…暂时,就听春香的话吧……】

  千夏如此想着,但让自己亲手脱衣服还是很让人羞耻的,特别是她现在还在空旷的操场上。

  「快点哟,不然学校就快下课了。」

  春香的警告让千夏解开纽扣的速度加快了几分,很快便将所有纽扣解开了,接着悄悄抬头看着面前的春香。

  「给我。」

  望着春香伸出来的手,千夏无奈,只能慢慢褪下校服,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还有那蕾丝花边的白色胸罩,随后将校服放在了春香的手上。

  「唔~ 」千夏抱住双臂,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有些颤抖,泛起了点点疙瘩,但春香的手似乎没有收回的意思,眼睛反而意有所指的望着千夏的下身。

  「那里……不行~ 」

  春香不为所动,看着千夏没有动静,身体向前一步,几乎就要靠近亲自动手了。

  「我记得主角好像是真空吧。」

  「喔,露出play么?」

  「呜~ 」千夏眼睛一闭,迅速而准确的将校裙褪下,拿在手中紧紧攒着,双手捂在私处,手臂将胸前的两对白兔挤成一团,形成深邃的乳沟,白嫩的屁股和两只大白腿在微风中瑟瑟发抖,全身都泛着羞耻的绯红色。

  「咿呀——!」千夏手上的校裙被春香夺了过去,校裙上甚至还残留着湿痕,散发着异样的气味。

  「好了,现在跟我来。」

  春香转身,辨别了一下方向后,便向着远处走去。

  千夏捂住下身,膝盖弯曲,脑袋不停地向四周张望着,瑟缩着快步跟随春香离开操场。

  【好羞耻啊……】

  一路上,千夏的内心充满忐忑和紧张,心跳速度几乎加快了1 倍,如同在钢丝上行走,一颗心悬在空中起起伏伏,幸好周围似乎并没有人。但千夏不知道的是,她现在这幅含羞带怯的模样,其实已经暴露在成千上万的观众眼中了,甚至被某些好事之徒截图传播到了网络,用某些诱人的标题吸引着关注。

  千夏磕磕绊绊地行走了十几分钟,穿过了操场,路过了教学楼,走进了大楼旁的树林,这才跟随春香进入了某栋隐藏在树林中的低矮房屋。

  千夏站在门口哆嗦着等待着春香将房门打开,脑袋还在不停地张望着,等到春香拿出钥匙打开门时,千夏赶紧从春香的手臂下钻了进去。这时,千夏悬着的内心才安定了几分,站在房间内轻轻舒了口气后,定神观察着房间内设施。
  「什么啊,这里面……」

  千夏瞳孔收缩,入目的竟然全是AV电影里常见的各类道具还有设施。
  【这些,要用到我身上么……】

  想到这,千夏浑身一抖,不安地望向刚走进门的春香。春香的眼睛疑惑的眨了眨,回以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宣布道:「好了,夏奴,你的奴隶生活就从这里正式开始了。」

  ……

          第五十八章 千夏的奴隶生活(二)

  「呜~ 能不能不穿这件啊,春香?」千夏看着手上那件春香要求她换上的奴隶服,不情愿的悲鸣着。

  「请注意自己卑微的身份,奴隶是没有反对的权利的。还有,请称呼我为主人,现在我是你的调教师。」春香神色冷漠,沉声说道:「看来得从奴隶的常识开始教你了。」

  【呜~ 春香酱好像变了个样子……】

  进入这个房间后,春香的性格似乎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变得更加冷酷了,或许有一个词能形容现在的春香—女王。

  「从现在开始,你要始终谨记自己奴隶的身份。自称为夏奴,称呼我为主人,明白了吗?」春香走到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一条皮质九尾鞭,高声问道。

  千夏光是看着那一条条落在地面的鞭梢仿佛就能感觉到身体即将传来的疼痛感。

  【怎么这样……】

  千夏缓缓张口,但要她亲口说出这样羞耻的话依然是一项十分艰难的挑战。千夏在内心酝酿了十几秒后,接着深吸口气,这才羞耻地颤声道:「夏…夏奴,明白了,主…主人。」

  春香握着鞭柄的右手轻挥。

  『啪』,这是皮鞭击打在少女柔嫩的肉体上发出的声响,九条尾巴天女散花般洒落千夏的背部,虽然疼痛感并不强烈,但是千夏依旧被吓了一跳,『呀』的一声在原地轻跳了一下。

  「犹豫那么久,声音大一点,重新说一遍!」春香挥舞着皮鞭击打着地面,仿若示威般发出一阵阵噼啪声。

  望着似乎已经进入调教师角色,对待她似乎毫不手软的春香,千夏只得再次将声音抬高了几度,高声道:「夏…夏奴明白了,主人。」

  「明白了就立刻换上衣服。」春香即刻发出了身为主人的第一条命令,「或者,夏奴你可以选择不穿。」

  转念间,春香似乎替千夏出了一个更简单的主意,但千夏用她那急速的穿衣速度作为对春香话语的回应。

  「啧~ 」

  【刚刚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千夏忙着穿着手上那件奴隶服,并没有在意,毕竟这件衣服说起来也不算好穿,要在身上拉拉扯扯的,还有着不少环作为服装的连接处。

  「唔~ 」千夏展开着位于蜜穴中央的一条丝带,不让丝带陷入两片粉唇的缝隙里,而两侧还各有一条丝带,分别挡住了两片阴唇,这三条丝带在会阴处的细钢环上汇合,三者之间只有些隐约可见的空隙。

  环的另一侧亦缠着三条丝带,两侧的丝带垂下透明的薄纱挡住了约三分之一的臀肉,接着便与前部两侧的丝带以钢环相连,中间的丝带则向上延伸到脖子下方一点的另一个钢环上,将整个白皙的美背暴露了出来,展现着细腻的肌肤。这一个环两侧亦有两条丝带顺着肩部往下恰好遮挡住两对雪峰的中央一截,最终与蜜穴中央的丝带汇聚在耻丘上的钢环上。

  整件服装大概只用了六条淡红色的丝带和五个银白色的钢环,而此时千夏就在不停地拉扯开成束状的丝带,妄图将能遮掩的地方增加那么几分。但无论怎样拉扯,却无法挡住那大部分已经暴露在外的春光,反而散发着更为强烈的情趣诱惑。

  等到千夏拉扯到勉强满意后,下一刻,她便从春香口中听到了下一个让她羞耻万分的命令。

  「现在,夏奴你回教室上课吧,下午放学后再回到这里接受调教……」
  「对了,记得不要摘下这块牌子。」

  说着,春香将一个小型的木牌挂在了千夏的项圈上,随后理了理千夏胸前的丝带,将木牌放置在丝带下面固定,而木牌上刻着这样的一句话:

  「调教中,请勿随意触摸」

  【不,不要哇……】

  …………………………千夏反抗失败的分割线…………………………

  【呜,春香怎么能这样……】

  原本千夏是打算抗争到底的,在她想来春香应该不会太过于逼迫她吧,然而,事与愿违。

  千夏的反抗最终收获便是她如今这个样子,双手置于背后,两只小臂紧贴在一起被一圈圈的环形革带紧紧缠饶着,根本无法动弹,而胸前的那个木牌也被女王状态中的春香稍稍修改了一番,但是千夏却无法看清修改后的内容。

  「调教中,请勿随意(划痕)插入」

  站在教室门口,里面传来陌生的讲课声,想必已经不是早晨的那个老师了,但千夏依旧踌躇万分,羞耻得不敢进门。离开前,春香说她会在某个地方监视她,但千夏一路上四处张望也没有见到春香的影子,反而在远处看到了几个无聊的学生,只不过千夏趁着他们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地远离了。

  现在,千夏只剩下两个选择:逃走或者进门。

  【怎么想都只有一个选择嘛,现在这个样子怎么逃走啊……】

  【春香怎么能这样……】

  千夏的内心再次抱怨着春香对她的严酷行为,她的屁股现在还有些疼呢,就算是迫不得已,那也稍微打轻一点嘛。

  带着这样沮丧的心情,千夏用肩膀挤开半掩着的门,颤抖着走进了教室。
  「报…报告,夏…夏奴请求回到座位。」强行忍耐着羞耻,说完这句话,千夏仿佛花费了全身大半的力气,整个人都虚弱了不少,但脸颊泛起的漂亮绯红色让她现在的模样看起来格外色气。

  这一瞬间,千夏感觉自己就像是聚光灯下的明星那么耀眼,只不过是AV明星。教室内的全部目光在这一刻聚焦在自己身上,千夏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脑袋瑟缩着,眼睛盯着自己脚尖,那是一双无后跟的马蹄靴,这个可恶的靴子让她只能将身体的重心前移,用前脚掌站立着。

  当时强迫千夏穿上这个可怕的鞋子时,春香甚至拿出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无根芭蕾马蹄靴,说稍稍适应后她就要穿上那样的鞋子,依靠用脚尖支撑身体行走。千夏自然不依,换来的却还是屁股上的『啪啪』声。

  想到这,千夏又想抱怨好友对她那残忍的行为了,但现在千夏更在意的是教室里的反应。

  然而老师对她的装扮和行为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教室里的学生们也只是将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体上,沉默地审视着,而不是惊讶的议论。

  「嗯,进来吧。夏奴你新的座位已经准备好了,去吧,右边最后那个就是。」
  教室内人们的反应比千夏料想之中的情况要好不少,没有人讶异她的行为,更没有人羞辱她的装扮。于是千夏只能在整个教室地沉默中缓缓向最后一排走去,那里有着一个奇怪的椅子,上面甚至还有着一个简单的说明书,似乎是让千夏明白她该如何『坐』上去。

  后方的那个椅子形如妇科检查椅,千夏必须坐在上面,将双脚120 度打开,小腿放在中空的半圆柱中,双脚踩踏在斜置在空中的踏板上,然后椅子便会对踏板产生感应,半圆柱将被彻底封锁,直到放学才会重新打开。而椅背的倾斜度大概只有100 度,让千夏依旧能好好的看见黑板。

  千夏盯着这个奇怪的椅子注视良久,久到前方的老师已经忽略她重新开始讲课了才磨磨蹭蹭地坐了上去。坐上后千夏才发现,原来班里有不少学生此时颇有兴致的盯着她,似乎想要看她双腿之间的私密处。

  【唔~ 不要看着我啊……】

  千夏羞耻地将双脚并拢,不愿将其放在两侧的装置上。这时,前方传来了一句救命稻草般的话语,然而后一句却再次让千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绝境。

  「上课认真听讲,不要东张西望。」

  「夏奴,你也快坐好……」

  【坐好…这…这叫我怎么办啊……】

  【这个地方到底怎么回事啊?】

  PS:弹幕去哪里了呢?点击右下角的开启弹幕即可看见。

  PS2 :话说写得哪里有问题,你不回复我怎么知道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